我从死神那里归来

时间: 2010-08-05 来源: 游西藏旅游网 作者: 本站编辑 字体 [ ]

       一生中若没有到过西藏旅游,肯定遗憾;若到了西藏身体又吃不消,肯定后悔。今天,我是从死神那里挣扎归来,在电脑上艰难地敲下这篇文字,以让那么多惦记我的人放下心来。 

       12日晚接受山南地委宣传部的宴请后,半夜里,采访团成员都有了高原反应。在这海拔三千五百米的地方,从内地带去的打火机打不上火,开水只能烧到八十度。头开始疼,我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   13日上午10点出发前往海拔四千米的隆子县,其间要翻越两座五千米的高山。一路荒无人烟,好在公路修得挺好。还未到五千米高山处,省委宣传部的吴处长就晕倒了,我马上将自己带的人参给他提气。翻越五千米高山时,每个人都尿急,却又拉不出来,或者拉得点点滴滴。人下车后轻飘飘的。四野空旷,唯一的女记者只好在车后方便。下午两点抵达隆子县城,这里离中印边境很近,我们受到了边防官兵的列队欢迎,接受了藏族同胞献的哈达。但我们拍照的动作相当迟缓。隆子县平均海拔四千米,按理,内地到这里的人应休整两天待适应后再工作,但我们不是考察团也不是旅游者,我们是一支战斗队(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成某中央领导批示的一项采访任务),因此下午便开始了采访。在这里,要尽量少说话,少走路,可我们当记者的就是要多问多访,这夜,高山反应更加强烈,又是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   14日一天,我们都是在乡间采访,去乡间的路很不好走,采访时我们都是气喘不已。14日晚,我有了胸闷的感觉,头疼得直想撞墙。一袋氧气不够,援藏的陈医生又给我增添了一个,我整夜呼着氧气,依然无效,下床喝开水竟提不起开水瓶。

       15日天亮后(这里比内地天亮迟两个小时,那种等待也很痛苦),援藏的宋医生把我带到隆子人民医院照片,发现胸部有了不好的征像。在高原,最恐惧的就是出现肺气肿,这是死亡率很高的高原病),陈医生将她自带的安定片给了我两片(这里药品奇缺),我才终于在上午睡了两个小时。中午没吃饭,隆子县政府何书元副县长(我的学生)见此情况,与其他领导商量后,决定要援藏的毛医生护送我到山南地区医院救治。带着氧气袋上路,我真不敢想像再次翻越两座五千米高山时会发生什么情况。果真,还没到那里,我就失去了意识。直到山南,我才苏醒过来。毛医生和司机连忙将我送到山南人民医院急症室,经过四个小时的输氧,还打了防肺气肿的药水,我才恢复正常。我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,在那昏睡的时段,心脏是随时可以停止跳动的。15日晚,我终于扎扎实实睡了一晚,这是进藏四个晚上未一睡足的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上午,尽管医生交待我少活动,我还是在服药后开始熟悉采访资料,在隆子极度缺氧的时候(含氧量只有内地一半),思维相当迟缓,今天得趁难得的清醒理清这篇新闻稿的思路,并在电脑上敲下这篇文字,算是给朋友们、亲人们和单位的同事报告我的近况。